搜索
当前位置: 彩运网登陆 > 老童 >

西宁晚报·数字报刊

gecimao 发表于 2019-04-06 15:33 | 查看: | 回复:

  这次输了之后,为了两千万的欠债,老童没有跟周越彬说一声就火急火燎地回了老家。

  本来最开始,在钱的事情上,老童根本不像现在这么局促。几年前刚进贵宾厅那会儿,只是几十万地输,那个时候老童还钱很痛快,几乎是转天就到账。之后越玩越大,就变成了几百万。这时候欠款还得也不慢,虽然有时会拖延一阵子,可终归是还了。真正欠钱不还,是他开始玩“底面”赌台底。想得很好,来几把大的,赢了,所有欠下的钱没准一次就能还清。谁知,输得一塌糊涂。

  因为这两亿,老童的身家大不如前,这次从周越彬的赌厅账房借的总计两千万的里码,再也不能一个电话就让财务从公司户头里调出来了。他手里剩下的最后一份资产“童鱼头饭店”——他创业的起点,虽然至今宾客如云,但就算是整日整夜不停歇地翻台,几百个客人不住嘴地吃鱼,也赶不上他输钱的速度。从老童扇阿乐那一巴掌开始,周越彬就感觉到老童日渐要走入抽佣机器的下一个阶段了,要控制他的赌瘾,周越彬实在有心无力。

  周越彬就像是在拼尽全力延长一个烂苹果走向腐坏的时间,看见苹果表皮上哪里出现朽洞,就赶紧一勺子挖掉。但是,老童这个苹果已经烂到了核里。周越彬以为老童这次回到大陆总该是要过挺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的。但没想到,不过短短一星期,周越彬便再一次接到了他的电话。

  “毕竟上一次闹得有些不愉快,想想还是回家回避一段时间比较好,避免尴尬嘛。”在从机场去赌场的路上,老童这么解释。估计这个老童也暗中打听过罗萨的为人,打听到罗萨赌台底时会比一般的叠码仔抽的佣金要多,不然,他这次来澳门,坐上的就是罗萨的劳斯莱斯了。

  见周越彬没接话茬,老童有些紧张:“那个……小周,我今天来的时候已经把五百万打到你账上了,应该收到了吧?”

  “唉,最近老家人兴起吃蛇了,鱼头生意不好做,资金不好周转,我自己也得留一些在酒店应急不是?怎么也不能让酒店倒闭了,不然,欠你那么多钱,我靠什么还呐?”老童的意思是,如果那五千万他一下子全还了,会伤及他酒店的根基,赚不到钱,往后就是他想还也还不上咯。

  这几句话听得周越彬上了火,老童从他手里借的里码,说白了,也是周越彬从赌场借的。赌客输了钱,里码什么时候还,或者还不还,赌场一概都不管,他们只盯着跟他们签过承包合约的厅主。到了规定时间,周越彬必须把钱还给赌场,逾期欠账,赌场有权力把厅主的资格收回去。所以,赌场从来没遇到过坏账,要担心赌客赖账的是叠码仔。而叠码仔最担心的,还是赌客真的换不上钱,跑路了,或者直接自杀了。

  所以,老童这么要挟,还真是点在了周越彬的死穴上。他虽然恨老童,但必须让他生活得舒坦。

  听了这句话,周越彬差点乐出来。他嘴里那套香港的房子,周越彬是知道的。他和老童可以说是间接地因为那套房子而结下了“孽缘”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tlsdzb.com/laotong/242.html
随机为您推荐歌词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友投稿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站点统计 | 网站地图
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@ 2012-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  Powered by Dedecms 5.7
渝ICP备10013703号  

回顶部